歡迎你走進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!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中文版 > 研究成果 > 研究簡報 >

應高度警惕我國經濟螺旋式下行的風險——三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

發布日期:2019-11-14 點擊次數: 字體:

劉尚希  石英華

2019年第32期(總第644期)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          二○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



 從今年前三季度宏觀經濟指標看,經濟已進入下行通道。當前經濟形勢不景氣,主要是結構性的和體制機制性的。從供給端和需求端看,供給與需求形成負反饋,將導致經濟螺旋式加速下行。當前,應高度警惕我國經濟螺旋式下行的風險,宏觀政策重在穩定預期,改革舉措重在增強信心。


一、經濟處于下行通道


 我國經濟當前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嚴峻形勢。從經濟總體看,GDP增速進一步下滑,今年三季度單季增速放緩至6.0%,低于去年三季度同比增速0.5個百分點,也是自去年一季度以來連續6個季度處于下行通道(見圖1)。分領域看,無論是從投資、消費、進出口數據來觀察,還是從企業盈利、創業、就業等數據來分析,經濟已經進入下行通道。


圖片1.png

 圖1  國內生產總值季度同比增速

           數據來源:國家統計局


 (一)投資增長未見明顯起色

 盡管有專項債發行加快疊加信用條件改善的持續支持,前三季度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5.4%。其中基礎設施投資增長4.5%,基建投資(不含電力)、(含電力)同比增速分別為4.5%、3.44%。市場投資意愿疲弱。

 (二)消費仍處疲軟

 盡管9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較上月小幅回升0.3%,但是無法掩蓋消費仍處疲軟的現實。糧油食品、飲料類、煙酒類、日用品、中西藥品等必選消費均有下滑,而服裝、珠寶、房地產相關消費等可選消費依然低迷。

 (三)進出口依然不振

 前三個季度,我國一般貿易進出口增長4.8%。貿易摩擦的影響仍在持續加深。三季度對美出口同比下降15%,對美出口疲弱,出口增量不足。貿易轉移效應也在減弱。對日本出口同比下降2.7%。三季度各月份對歐盟、東盟出口同比增幅不斷減小,下行趨勢明顯。貿易轉移搶出口對出口的提振作用逐漸弱化。PMI新出口訂單指數在第三季度有小幅回升趨勢,但依然位于榮枯線以下(見圖2),對出口的拉動作用非常有限。9月當月,我國進出口總值下降3.3%。其中,出口下降0.7%,進口下降6.2%。


圖片2.png

圖2  PMI新出口訂單

          數據來源:wind


 (四)生產低迷態勢未有明顯改觀

 9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.8%,分別較今年第一、二季度末同比增速低2.7、0.5個百分點(見圖3)。8月份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累計同比增速為-1.7%。


圖片3.png

圖3 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(月度同比,%)

          數據來源:國家統計局


 再看作為工業經濟基礎的制造業,9月份規模以上制造業增加值累計同比增速為5.9%,較2019年半年度末、2018年年末和2018年同期分別下降0.5、0.6和0.8個百分點。自2018年一季度開始,制造業創造GDP的增速出現趨勢性地低于總體GDP增速的情況(見圖4)。


圖片4.png

圖4  全口徑制造業GDP與總GDP增速的比較

              數據來源:Wind數據庫,制造業運行分析分報告。


 (五)就業形勢不容樂觀

 三季度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.2%,盡管低于預期值5.5%,但較二季度各月有小幅上升。就業的結構性矛盾突出。16-24歲人群的調查失業率,特別是20-24歲年輕人的失業率仍處高位。

 (六)內外部因素疊加拉動經濟下行

 總體看,當前經濟形勢不景氣,主要不是周期性的,而是結構性的、體制機制性的。經濟下行其中有中美貿易摩擦以及世界經濟下行等外部因素的影響,但主要還是內部原因。而在內部因素中,既有經濟因素,也有非經濟因素,如追責、問責的泛化。既有市場風險未出清的影響,又有政府各項政策在時間上、部門間的協調性不夠,以及地方政府的主動性、積極性下降,而教條式、機械式辦事的上升。從生豬供應大幅度減少這個例子來看,就明顯反映出政策的統籌性、前瞻性不夠。


二、供給與需求形成負反饋,將導致經濟螺旋式加速下行


 供給與需求是相互影響的,形成正反饋,彼此推進,經濟就會上行;如果形成負反饋,經濟就會螺旋式加速下行。我國經濟當前恰恰開啟了負反饋模式。

 (一)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仍需推進,要素的市場化配置未有實質性進展

 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,還未完全變為現實。這突出表現在金融資源配置國企與民企的分化上。在宏觀經濟高杠桿背景下,國企和民企的負債率都很高,但資金鏈斷裂的風險主要在民企。國企有挪騰的空間,融資基本不受高負債的影響,銀行、債券、非標等各種融資渠道依然通暢。有政府信用墊底,國企可通過永續債、債轉股、出表等各種金融操作降低賬面負債率,甚至仍然可以通過加杠桿來擴張。而民企的境遇可謂冰火兩重天,且不說融資貴,融資難日漸突出,一旦遇到資金鏈斷裂,要么是破產關門,要么是被國企收購。一些民企債券違約,一些民企上市公司被國企收購,都因陷入債務困境,無法通過融資來緩解。民企不受銀行、信托等“待見”,遭遇融資歧視,已并非個別現象,現在是有增無減,那怕是三A民企,金融機構也擔心責任風險,唯恐避之不及。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中,地方政府幾乎不考慮民企,擔心有事說不清。撇清與民企關系的種種舉動,嚴重打擊了民企的信心。當前民企面臨著“債務性衰退”。

 (二)從需求側來看,內外需求均顯疲弱

 投資低迷,消費增長乏力,進出口不振。以消費為例,從數據看,居民人均收入增長與消費增長走勢背離。這說明,在消費升級過程中,高端消費的供給跟不上,消費外流。而占大多數的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緩慢,制約其消費能力。2018年以來,全國低收入、中等偏下、中等收入戶居民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速均下降,城鎮居民低收入戶、中等偏下戶可支配收入增速明顯下滑。多數人收入增長緩慢,拉大了收入分配差距,為民粹主義提供了土壤;同時從宏觀上看,社會整體邊際消費傾向下降,消費乏力,內需萎縮。還有居民杠杠率的快速上升、以及資產價格下跌和P2P接連爆雷,對中產階層的財富存量構成沖擊,也會降低其消費意愿,成為對本已乏力的消費增長的進一步下拉因素。

 (三)供給與需求負反饋,悲觀因素不斷累積,拉動經濟螺旋式下行

 供給與需求未形成有效響應。根據央行公布的截止到今年6月的貸款需求指數,大中型企業的貸款需求指數自去年以來有所下降,持續低迷,而小型企業的貸款需求指數保持增長。信貸供給結構與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匹配不足。

 消費需求、生產需求的不足拖累生產低迷。從三季度末制造業分行業的增加值累計同比增速來看,食品制造業、化工業以至紡織業和汽車制造業等7個行業的增加值增速均低于制造業總體增速。食品制造業、農副食品加工業以及汽車制造業都處于產業鏈的末端,主要用于滿足消費者各類需求;而橡膠和塑料制品業、化工業以及通用設備制造業處于產業鏈的中游,其產品滿足的是大部分制造業企業的生產需求。這些行業的規模增長不振,反映出消費需求、生產需求的不足,供給與需求之間的響應不足。

供給側的市場力量減弱,國企民企分化,失業擴大,影響就業,25歲以下年輕人的失業率仍處高位,靠工資過日子的廣大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就會受到抑制,進而影響消費。消費乏力,市場不足,企業日子更加難過。這樣,供給與需求就變成負反饋,悲觀因素不斷累積,帶動經濟螺旋式快速下行。


三、宏觀政策和改革舉措重在穩預期、強信心


 在供需相互負反饋導致經濟螺旋式下行的情況下,傳統的散點式的擴大政府投資的辦法不一定管用。因為傳統的政府投資方式難以帶動中低收入者增收,也解決不了民企信心問題,難以刺激民企活力,扭轉不了供給與需求負反饋形成的下行壓力。相反,靠大規模發債來投資,而無效投資又有增無減的情況下,可能導致未來風險急劇擴大,無異于飲鴆止渴。實際操作中面臨著錢花不出去的問題,地方難以找到合適項目的問題。

 總書記在2016年7月8日的講話中曾說過:用穩定的宏觀經濟政策穩定社會預期,用重大改革舉措落地增強發展信心。其核心思想有兩點:一是宏觀政策要穩定,社會預期才穩定;二是重大改革舉措要落地,發展信心才能增強。根據總書記的這個思想,提出以下建議:

 一是加快要素市場深化改革。通過金融、資本、土地等要素市場深化改革舉措,從深層次解決民企被歧視的問題,全面恢復民企的信心。從政治上進一步明確民企的地位和前途,在追責問責上不搞國企民企雙重標準,在融資、土地供應、市場監管、政企合作上不搞國企民企區別對待,加快以管資本為主的改革,落實好公平競爭政策的基礎性地位。優化整個營商環境。

 二是加大就業培訓、技能培訓、創業指導的力度。鼓勵創業,尤其是支持自我就業式的創業;支持各種形式的就業,尤其是平臺經濟、共享經濟、數字經濟下的靈活就業。平衡勞資關系,降低企業合規成本。全面改革社會身份管理體制,促進勞動力自由流動和平等參與,提高勞動參與率。

 三是結合城鎮化的發展來擴大公共消費,帶動私人消費。上學、養老保障、住房保障、健康保障是居民生活中的大難題。如何有效解決這方面的消費風險,是擴大社會消費需求的重要途徑。既能直接擴大總需求,對私人需求也有擠入效應,間接擴大總需求。當前大量服務消費的外流,如就學、就醫,反映出公共服務的質量不高。亟待結合城鎮化發展需求,分類分層優化基本公共服務供給。

 四是把社會力量動員起來,實行政府與社會資本各種方式的合作。如混合所有制、政企合作、片區綜合開發等等。高舉改革開放的旗幟,加大改革力度,鼓勵突破現有的不合時宜的框框,避免“循規蹈矩”導致抱殘守缺,把政府與市場力量結合起來,形成合力。政府的作用,重在激發信心,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,形成有效的激勵機制。



(作者單位: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)


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