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你走進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!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中文版 > 研究成果 > 研究簡報 >

實體企業融資成本數據分析

發布日期:2019-11-11 點擊次數: 字體:

2019年第31期(總第643期)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          二○一九年十一月五日



 近兩年來,企業融資成本上升沖擊實體經濟發展。根據財科院2019年“降成本”問卷調查分析數據,我們分析樣本實體企業在2016-2018年總體融資規模和成本的變動情況,關注融資所有制歧視問題,揭示制造業企業融資痛點,對比不同企業對融資環境變化的主觀感受,提出針對性的政策建議。


一、從實體企業總體融資情況來看,融資規模不斷上升,融資成本呈現期限結構分化,短期融資成本持續下降,長期融資成本不斷上升


 全國樣本實體企業在2016年平均融資規模為1.56億元,2017年和2018年平均融資規模分別上升至1.83億元和1.93億元,如圖1所示。獲得融資企業數量占全部樣本企業數量的比重也從2016年44.5%提高到2018年51%。

 樣本企業銀行短期貸款平均利率從2016年5.93%下降至2017年5.89%,到2018年又略微下降至5.88%,而相對應銀行長期平均利率從2017年5.83%迅速上升至2018年5.91%。與長期貸款利率變化趨勢相同,債券發行利率在2016-2018年也逐年升高,從2016年的5.22%提高至2018年的5.89%。融資擔保費率也是逐年上升,2016年樣本企業融資擔保平均費率為2.85%,到2018年已經上升至3.15%。民間借貸利率有所下降,從2016年10.23%下降至2018年9.92%,如表1所示。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融資擔保業務與銀行短期貸款聯系更為緊密,將銀行短期貸款利率與融資擔保費率相加,得到的短期融資成本呈現逐年上升趨勢。

圖片39.png

圖1  全國樣本實體企業平均融資規模和結構(單位:萬元)


微信圖片_20191111141245.png


二、從所有制屬性來看,民營企業在銀行信貸市場的劣勢地位沒有顯著改善


 從融資規模來看,國有企業平均融資規模明顯高于民營企業,2018年樣本國有企業平均融資規模為5.9億元,而民營企業僅有6996.9萬元,國有企業是民營企業的8.4倍。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主要依靠銀行貸款,但期限結構不同。如圖2所示,2018年國有樣本企業融資以銀行長期貸款為主,占總融資規模比重達到42%,銀行短期貸款占30%。相比之下,民營企業的銀行短期貸款占總融資比重高達73%,銀行長期貸款僅占17%。可見,民營企業更多從銀行獲得流動貸款,很難獲得中長期貸款。


微信圖片_20191111141326.png

 

圖片40.png

圖2   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結構(2018年)


 從融資成本來看,國有企業獲得的銀行長短期貸款、債券融資、民間借貸的融資成本都低于民營企業,而融資擔保費率高于民營企業。如表3所示,樣本國有企業銀行短期貸款利率在5.06%-5.17%之間,而民營企業則在6.05%-6.14%水平;樣本國有企業的銀行長期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也比民營企業低100bp左右,2018年國有企業銀行長期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分別為5.28%和5.66%,而民營企業則分別是6.31%和6.77%。


微信圖片_20191111141402.png


三、制造業企業很難獲得銀行長期貸款,長期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逐年攀升


 作為我國實體經濟重要引擎,制造業成為近年來降融資成本的政策重點。從制造業企業的融資結構來看,主要依賴其他融資和銀行短期貸款,如圖3所示,2018年制造業企業其他融資占總融資比重達到50%,銀行短期貸款占比為42%,而銀行長期貸款僅占5%。可見,金融機構對制造業的長期融資支持不足。從近三年的融資規模變動來看,短期銀行貸款平均規模逐漸上升,長期銀行貸款、債券融資和其他融資先上升后下降。這可能是由于2018年金融環境改變使得金融機構對制造業的風險偏好加大,傾向于增加短期貸款,減少長期貸款,如圖4所示。


圖片41.png

圖3  制造業企業2018年融資結構


圖片42.png

圖4  制造業企業平均融資規模變動情況(單位:萬元)


 2018年制造業樣本企業的銀行短期貸款利率和長期貸款利率分別為5.92%和6.16%,處于較高水平。從融資成本變化來看,2016-2018年制造業樣本企業銀行短期貸款利率不斷下降,長期貸款利率和債券發行利率卻逐年上升,尤其債券發行利率上升的幅度最大,2016年制造業樣本企業債券平均發行利率為5.49%,而到2018年已經達到6.63%,攀升114個基點,如圖5所示。


圖片43.png

圖5  制造業企業融資成本變動情況(單位:%)


四、從企業主觀感受來看,融資難更勝于融資貴,民營企業受融資趨緊沖擊更大


 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上半年,宏觀經濟環境和金融監管環境轉變,實體企業融資趨緊,面臨融資成本上升壓力。在總體樣本企業中,有48.9%企業感受到融資環境趨緊,融資成本上升。對于融資難融資貴的原因,50.1%企業認為“融資渠道減少,融不到資,融資難”,40.1%企業認為“借款利率上升,利息費用增加,融資貴”,而將原因歸結為“中介機構服務收費增加,融資貴”和“金融機構服務收費增加,融資貴”的企業分別占3.9%和4.2%,如圖6所示。可見,從總體來看,企業融資難問題更勝于融資貴。

 從地域分布來看,在中部地區有55%企業認為“融資渠道減少,融不到資,融資難”,而東部僅有43%。東部企業認為“借款利率上升,利息費用增加,融資貴”的更多,占比達到48%,如圖7所示。對于東部企業融資成本高是主要問題,而對于中部地區企業則最關心融資難的問題。

 從所有制區別來看,樣本國有企業中62.1%并沒有感受到融資環境轉變,而民營企業這一比重只有46.8%,這表明金融監管環境轉變對民營企業沖擊更大。從企業規模區別來看,小型企業和微型企業回答“無上述情況”的企業數量更多,這說明這類企業融資可獲得性較弱。對于大型企業融資成本上升是主要問題,而中型企業更重視融資渠道。對于制造業企業,認為“融資渠道減少,融不到資,融資難”和“借款利率上升,利息費用增加,融資貴”兩個選項的企業數量占比相差不多,表明這兩項因素都對制造業企業融資影響很大,如表4所示。


圖片44.png

圖6  樣本企業總體對2018年融資環境轉變的主觀感受(單位:%)


圖片45.png

圖7  不同地區企業對融資難的主觀感受(單位:%)

 

微信圖片_20191111141512.png


五、政策建議


 綜合財務和主觀問卷兩個維度數據,我國實體企業融資環境還有很大改善空間,尤其對民營和制造業企業需進一步加大規范化的融資支持。在接下來的“降融資成本”政策中,應擴大民營和制造業企業的銀行長期貸款、債券融資和股權融資等融資規模,著重降低長期融資成本,加強商業銀行風險識別能力,這有助于穩定經濟預期,推動經濟保持長期高質量發展。另外,在不同地域、不同規模的企業實施差異化政策,精準發力,比如對東部地區和大中型企業政策重點放在降低融資成本,而對中部地區和小微企業則更應著重破除“融資難”問題。


 

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2019年“降成本”問卷設計與分析組

組  長:傅志華

聯絡人:王志剛

成  員:徐玉德  韓曉明  王志剛  梁  季

周  孝  陳  旭  王勝華  夏  楸

本報告執筆:陳  旭

 


(作者單位: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)


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